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扛不住了!“浙江猪王”天邦食品自请重整

时间:03-22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00

扛不住了!“浙江猪王”天邦食品自请重整

斑马消费 沈庹就像一只水中的鸭子,表面平静异常,水下其实一直在拼命地划水。时间一久,终于划不动了。这只鸭子,像极了如今的“浙江猪王”天邦食品。在这一轮超级猪周期中,公司看似从容淡定,突然,就宣告“扛不住”了。昨日,公司公告披露,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,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但具有重整价值,拟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和预重整。该事项还需经过股东大会审议。能否进入重整和预重整程序,以及能否最终重整成功,都存在不确定性。在此之前,“江西猪王”*ST 正邦,通过重整艰难重生;“福建猪王”傲农生物,也在债务的泥潭中苦苦挣扎,已于今年2月,被债权人申请预重整;就连“中国猪王”牧原股份,2023年也预计录得巨亏,不得不大举借债,以维持流动性。猪王尚且如此,其他生猪养殖企业的日子,能好到哪里去?自请重整没有上门讨债、没有大规模诉讼、也没见贷款逾期,甚至连猪儿断顿的消息都没有,“浙江猪王”天邦食品突然宣布“扛不住了”。昨日,公司公告,拟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和预重整。理由是,无法清偿到期债务,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但具有重整价值。该事项已获董事会表决通过,还需经过股东大会审议。能否进入重整和预重整程序,最终能否重整成功还是未知数。从财务数据来看,天邦食品(002124.SZ)的确存在较大的流动性压力。截至2023年9月末,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87.03%,为自身历史最高点;同期,公司流动资产为39.24亿元,流动负债高达127.4亿元;拥有货币资金6.76亿元,而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39.81亿元。公司是否已出现了大规模的债务逾期?并没有相关的公告体现出来。2023年,天邦食品的商品猪依旧保持着较高的销售量,上半年,公司各类生猪出栏量位列同行业上市公司第四位。全年,共计销售商品猪711.99万头(其中仔猪157.88万头),销售头数增长了61%。不过,商品猪销售均价同比下降18.51%至14.75元/公斤,该业务存在较大的亏损。公司的屠宰业务也有较大的提升,2023年全年,共计屠宰生猪156.37万头,同比增长34%;食品业务尚处于产量爬坡期,仍处于亏损状态。另外,由于生猪市场价格下跌,公司对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。受以上种种因素影响,公司2023年度预计亏损26亿元-29亿元。艰难自救天邦食品是一家已有近30年历史的老企业,发源于浙江余姚。公司创立之初,只有十多名员工,专注于特种水产饲料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2007年,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之时,甲鱼料、虾蟹料、海水鱼料等特种水产饲料,以及普通水产饲料,仍是公司的绝对主营业务。上市之后,天邦食品拥有了融资平台优势,借助资本之手,进行业务拓展,从特种水产延展至生猪养殖。2013年,公司收购艾格菲农牧中国境内生猪养殖资产,正式开启生猪养殖业务。其后,天邦食品密集布局种猪育种、生鲜销售、屠宰、食品加工等业务,快速勾勒出一条完整的生猪养殖产业链。业务布局初定,天邦食品的规模和盈利能力开始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,同时,也在大起大落之间,经历着猪周期的考验。或许,这也是生猪养殖行业的一大魅力之所在。2020年,公司营收规模一举突破百亿元,归母净利润高达32.45亿元,达到自身巅峰。比公司此前20多年的盈利之和,还要多得多。谁知,一个大的下行周期随即而至。之前怎么挣的钱,就怎么吐出去,还得把老本都给掏出来。2021年,天邦食品一举巨亏44.62亿元。谁也不会想到,这一轮下行周期会这么长,所有的生猪养殖企业置身其中,都难以泰然处之,天邦食品也不例外。公司很早就闻到了危险的味道,并积极着手应对,提前储备资金过冬。2021年下半年,公司相继剥离全部水产饲料业务以及部分猪饲料业务公司股权,获取资金接近13亿元。从事种猪育种的史记生物,曾是天邦食品的宝贝疙瘩,有计划推动其独立上市。但生死存亡面前,公司也只能将这个宝贝摆上货架。2023年9月,公司以55亿元估值,将史记生物30%股权,转让给通威农业,对价16.5亿元;今年以来,天邦食品又陆续转让史记生物部分股权,累计获得资金1.6亿元。目前,公司持有史记生物股权,已降至 16.09%。如果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,不排除进一步转让史记生物股权。毕竟,在当前的状况下,这是公司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。日子都难在这一轮超级猪周期中,上市公司们尚且如此,其他中小生猪养殖企业的生存之艰可见一斑。在天邦食品之前,*ST正邦、傲农生物已率先伤残,它们可都是曾经的“江西猪王”和“福建猪王”。2021年和2022年,*ST正邦连续两年巨亏188.2亿元和133.9亿元,公司窘迫到猪被饿死的地步,终因资不抵债站在了退市的悬崖边。好在双胞胎集团及时出手参与*ST正邦重整,将其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。命算是暂时保住了,2023年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80亿-100亿元。不过,这并不是公司主营业务的真实表现,而仅仅是财务上的账面盈利。*ST正邦要彻底恢复正常,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*ST正邦的雷声还未远去,傲农生物又炸了。在中国生猪养殖行业,傲农生物曾是“黑马”一般的存在。其2014年开始涉足养猪,到2022年,出栏量就达到了500万头,位居同行业上市公司第五,市值一度超过200亿元。在超级猪周期的席卷之下,傲农生物2021年-2022年连续巨亏,2023年度预计再亏30亿元-36亿元。更严重的是现金流的紧缺。该公司也试图通过出售资产来缓解压力,可哪怕是把怀崽的母猪都甩卖了,仍是杯水车薪。2022年11月以来,公司累计诉讼(仲裁)金额超26亿元,远超公司当前净资产(2023年9月末为17.51亿元)。今年2月,因债务逾期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债权方大舟集团已向法院申请,对傲农生物和其控股股东傲农投资,分别实施预重整和重整。3月7日,对傲农投资的重整申请,已获法院裁定受理。目前,已公布2023年度业绩预告的生猪养殖上市公司,绝大多数都是巨额亏损。就连丰年大赚、歉年小赚的“猪王”牧原股份(002714.SZ)也顶不住了,全年预计亏损38亿元-46亿元。当前,生猪价格仍处于低位运行状态,养殖环节的亏损没有根本缓解。在这种压力之下,行业去产能的动作已逐步显现,今年以来,能繁母猪存栏量呈现出下滑走势。后期猪价能否看涨,结果会在下半年揭晓。对于生猪养殖企业来说,仅打好自己手中的牌还不够,还需时刻注意同行们怎样出牌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